Showing all posts by admin
丝瓜**视频

半空中,曹雄一身修长的黑色戎装挺直,略微阴柔的面孔,却是令这原本应当显得神圣而严肃的装扮显得略微滑稽。

他冷眼注视着下方众人,眼中掠过一抹杀意。

申屠策注意到曹雄的眼神,不由得脸色微变,寒声道:“阁下,你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

腾广低声叹息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战吧!”

下方众人顿时间蠢蠢欲动,一股股真力与旋力的波动,激荡不休。

曹雄舒展了一下筋骨,淡淡道:“说实话,老夫已经很多年没大开杀戒了,记得上一次,还是三十多年前,那一次,老夫亲自带队,率领一队人马,将一个私通敌国的宗门,杀得血流成河。那宗门的宗主,乃丹旋中境强者,宗内长老,亦是有着数位丹旋下境强者,涡旋境强者不下于一百之数。与他们相比,你们,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!”

平静的声音中,却是夹杂一丝自傲。

听得此言,下方众人,皆是愤怒地看着曹雄。

申屠策与腾广则是互相对视一眼,眼中有着一丝凝重。

“怎么,不服气吗?”曹雄讥笑一声,嘴角微微扬起,“不服气,那就动手吧!老夫一生杀人无数,不在乎多添几万条人命!”

修为达到丹旋上境的他,确实有着这个底气。

就算下方所有人一起对他发起攻击,最多也只能将他击伤,而无法击杀他,可他若动手,那么这几万人,便必死无疑。

午后的一杯茶

“这老头,太狂了!”

一位涡旋境强者,当即呵斥一声,打算动手。

忽然——

“慢着!”一道带着一丝焦急的苍老声音,从远方传了过来。

这声音刚刚落下,众人便是瞧见一道身影缓缓飞来,尽管现在已经是深夜,可酒馆周围的街道皆是灯火通明,只需定眼一看,便可看清来人的面孔。

“周林大人!”

说话之人,正是与申屠策、腾广并列的丹旋下境强者,周林。

见到周林到来,众人信心更足。

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,周林飞到曹雄身前,竟是对曹雄行了一礼,并且恭敬地道:“属下周林,见过曹大人!”说起来,大都督曹雄还是他周林的顶头上司,他曾经想过,皇帝可能会派人来调查这边的情况,却是没想到,皇帝居然把大都督曹雄给派过来了。

“曹大人?”

申屠策与腾广有些意外地看着曹雄,想不到,这家伙居然与周林相识,而且,看样子,这家伙的身份也不简单。

下方众人也是皱起眉头,事情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,周林似乎并不是来帮他们的。

如果周林与曹雄联手,那么众人的胜算就更低了。

曹雄瞥了周林一眼,微微点头,算是打过了招呼,然后问道:“怎么现在才来?”

周林微低着头,解释道:“我们的驻地离这里有些距离,我也是刚刚听到这边的动静,隐隐听人提到‘圣师’的名号,这才好奇地过来查探一下,不想,却是遇见了曹大人。”

“圣师?”

曹雄皱了皱眉,不悦道:“周林,别人这么称呼,还情有可原,你怎能也如此称呼?”

周林还没说话,下方众人便是再次被激怒了,一个个怒瞪着曹雄。

察觉到下方众人的情绪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,周林顿时吓了一跳,连忙安抚道:“误会,都是误会,大家先别急,听我一言!”与此同时,他心里对曹雄的态度也是感到十分无奈,“这家伙,当大都督以后,脾气日益见长啊!”

“误会,什么误会?”曹雄心里有些不满,但他也不想再刺激众人,因此并未开口。

尽管他没有说话,可他心里,却是对周林极为不满,因为周林居然和众人一样,称呼那位神秘人为圣师……

下方众人则是冷冷地注视着曹雄与周林,眼神皆是有些不善。

周林擦了一把冷汗,旋即转过头,低声对着曹雄解释道:“曹大人,他们嘴里的‘圣师’,正是苍穹学院的张院长!”

闻言,曹雄惊愕道:“你是说,那位院长?”

提到院长,曹雄的神情凝重了许多,他来荒城的任务,便是调查苍穹学院与那位神秘院长,他还记得,皇帝差人送来的那封信中,再三提到,只需在暗中调查、求证,切勿得罪苍穹学院的院长。

他万万没想到,众人嘴里的圣师,竟然就是那位神秘的院长。

“除了张院长,这荒城之中,谁又有资格称‘圣师’?”见曹雄态度缓和下来,周林松了一口气,低声劝道:“曹大人,依属下之见,您还是先道个歉吧。”

曹雄有些犹豫,只因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,既然没错,凭什么道歉?

在他看来,即使众人嘴里的圣师便是苍穹学院院长,这称呼,依然不妥!

周林继续劝道:“曹大人,请恕属下多言,那位院长,实力深不可测,万不可得罪!今日之事,即使院长宽宏大量,不与您计较,可苍穹学院其余人,也不会善罢甘休!您既然来到了荒城,便应该有所耳闻,在苍穹学院之中,除了院长之外,还有着千面妖狐、欧导师等强横的高手,欧导师的实力如何,暂且不提,那千面妖狐的实力,未必会比您差……”

虽然千面妖狐一共也只出现了几次,但每一次,都是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可以说,千面妖狐已经成为许多人心中的阴影,尤其是申屠策、腾广、秋盗!

想起千面妖狐那恐怖的爪子,周林便不寒而栗,他可不认为自己这小身板扛得住千面妖狐的爪子。

曹雄沉默了。

他不怕申屠策、腾广,也不怕下方这些人,可皇帝的命令,他不得不听。

……

苍穹学院中,张煜几人从后山飞了上来,刚从后门走进学院没一会儿,萧岩与萧馨儿便一同小跑而来。

“院长,外面又出事了!”萧岩急忙说道。

萧馨儿也是站在一旁,眉宇间有着一抹忧虑。

院长几人不在,两人心里一直担惊受怕,如今院长几人回来,他们也像是找到了主心骨。

张煜皱了皱眉:“又出事了?”

千面妖狐俏脸寒霜:“这些家伙,真当老娘不敢杀人吗?”

欧神风也是微皱着眉头,有了申屠策、腾广、秋盗这三个前车之鉴,竟然还有人敢在苍穹学院外面闹事?

“稍安勿躁。”张煜摆了摆手,然后对萧岩问道:“知道是什么人在闹事吗?”

萧岩摇了摇头,道:“具体情况,我也不清楚,只听到很多人都在喊什么‘道歉’……”

“萧馨儿,你也听到了吗?”张煜转头看向萧馨儿。

萧馨儿点点头,如实道:“那声音很大,听声音,人数应该很多,或许不比院长您讲公开课的时候少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张煜摆了摆手,“你们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待得萧岩与萧馨儿退去,张煜才对欧神风说道:“欧导师,你去处理一下吧,处理完以后,直接回学院休息就行,不必再向我汇报。”

欧神风恭敬道:“好的。”

“我也去,我也去。”

千面妖狐跃跃欲试,娇声央求道:“院长,求求您,让我去吧。”

“你就别去了,老老实实在宿舍呆着。”张煜瞥了千面妖狐一眼,淡淡道:“这事儿,交给欧导师一人处理即可,你还是别去捣乱了。”

千面妖狐撇了撇嘴:“欧导师手段太温和了,根本震慑不住外面那些家伙。”

“那也总比胡乱杀人好!”张煜扔下一句话,便不再搭理千面妖狐,无论后者如何请求,都不为所动,“行了,欧导师,你去吧。”

说完,张煜不再理会千面妖狐,转过身,便径直地走向香榭小居。

瞧着张煜淡然离去的背影渐渐没入黑暗,千面妖狐郁闷地跺了跺脚,最终无奈地走向女生宿舍楼。

……

酒馆外的街道上空,周林瞧着迟疑不定的曹雄,顿时急了:“曹大人!”

“闭嘴,让我想想!”曹雄脸上浮现一抹不耐烦的表情,沉声说道。

闻言,周林闭上嘴,紧张地看着曹雄,心中极为忐忑。

曹雄则是神色变幻不定,又不想低头,又怕误了皇帝的计划。

申屠策、腾广、周林,以及下方数以万计的修炼者,无数道目光皆是汇聚到曹雄身上,等待着他的决定,没有人嫌命长,如果曹雄愿意道歉,当然是最好的结果,也是他们最期待的结果,为此,他们不介意再给曹雄一点考虑的时间,毕竟,他们也害怕自己逼得急了,反而彻底激怒曹雄,导致双方兵刃相见。

他们所求不多,只是一个道歉!

他们的目的,仅是维护圣师的名声,维护圣师的威严,仅此而已。

如果没有必要,他们当然也不想曹雄为敌,毕竟,没人嫌自己命长。

……

远方的街道上空,一团黑雾极速飘来,犹如幻影,眨眼之间,便从街道的一端,穿到了街道的另一端,虽然不及张煜那般灵活、悠然,但速度更快,给人的视觉冲击,相差无几。

短短数个呼吸的功夫,那一团黑雾,便靠近了人群,只是在这模糊的黑夜,几乎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到来。

“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欧神风的气息完内敛,在人群的后方,凝成人形。

恰逢此时,一位修炼者余光扫到了这一幕,眼瞳顿时一缩,脸上浮现一抹惊恐:“鬼……”

香草视频app安卓版

   孔子曾经曰过,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   牛澜绮满脸愕然,慢慢的、一毫米一毫米的扭头,众人都能听到她脖颈发出的喀吧喀吧的骨骼轻响。

   卫天行差点被这小子气死。

   老子这一巴掌就白挨了?

   厨子的老本行不是看人下菜碟吗?

   你小子心里到底有没有个深浅长短啊?!

   莫红娘拍手笑道,

   “林小弟真是急性子呢,小孩子说话,当不得真的。”

   说罢连连向林愁使眼色,脸上的焦急早已掩饰不住。

   “你,再说一次。”

   林愁连一丝笑容都欠奉,就差写着你是不是聋几个字眼儿了,

   “你听到了的。”

  
花下女孩唯美清纯照

   牛澜绮眼中的火焰愈演愈烈,沉重的等阶气势如同一道道枷锁,死死的扼住众人的喉咙。

   “给脸不要…脸!”

   一个脸字出口,牛澜绮的面容顷刻间在林愁面前不足三厘米的空气中凝聚成形。

   “铲…”

   林愁还未喊出口,牛澜绮身体周围荡漾起一片片奇异的波纹,看似缓慢实则跨越了空间般的接触到林愁身上。

   林愁像是被狗熊狠狠的来了个黑虎掏心,胸口憋闷难忍,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 “呸。”

   林愁吐掉嘴里的血看向前方,却发现牛澜绮根本就没有动过,动作都没有一点改变,众人则一脸茫然与担忧的看着他。

   “铲来。”

   方便铲在手,林愁势如猛虎,向牛澜绮抡去。

   “呵。”

   牛澜绮轻轻一点面前的空气,那种奇异的波纹又荡漾开来,与方便铲的铲面撞击在一起。

   “咔嚓。”

   波纹道道破碎,牛澜绮眉头一掀,

   “小子,有点能耐!”

   说话间,一团扭曲的波纹在她的两腮旁酝酿。

   “嗷!!!”

   尖锐的叫声就像是一根尖长的钢针刺破耳膜直接扎进脑海。

   由小馆上空看去,无形的波纹所过之处,植物碾为浆液,石块化作齑粉,一条条身影如同被高速火车撞中,向四面八方的飞出小馆,重重摔落在地。

   首当其冲的林愁从厨房一堆破碎的锅碗瓢盆中爬起来,耳孔鲜血直流,

   “再来!!”

   “嘘。”牛澜绮手指立在唇边,“不要吵,乖乖跟我走。”

   可惜林愁的耳朵早已被声波震得失聪,只见她嘴唇翕动,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。

   “吃…我…一…铲…”

   “轰轰轰!”

   林愁就像是人形史前巨兽,每迈出一步,整片燕回山都在脚下瑟瑟发抖。

   牛澜绮的脸色变了,在她的感知范围内,林愁的铲仿佛触动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弦,被赋予了不属于他自己的能力。

   毫无章法的一铲,却仿佛整个世界的意志一起向她压来,无法躲避,无法抵挡。

   牛澜绮尖叫一声,

   “规则,这不可能,这是规则!!”

   随即,她整个人都变得模糊起来,像是失了帧的老电影。

   一根纤白的手指探出,

   “海妖真身。”

   时间随之静止,虚空之中响起了滔滔大河激流之声,一道蔚蓝的虚无的海水闪着诡异的光彩从天而降,冲击在地却没有带来任何一点湿意。

   似虚似实的海水在牛澜绮身周流淌冲刷,她的身上开始绽放出幽蓝色的光彩,凝成一条巨大的鱼尾,随即,两片貌似鱼鳍的翅膀也从她身后舒展开来。

   “嘶~!”

   地面的“海水”中,一条牙尖齿利的海蛇凝出身形,盘绕在她的肩头。

   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道美丽而缠绵的歌声,让这片天地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。

   小馆外,所有人就连卫天行都陷入了某种美妙的幻想当中,口角带笑两眼紧闭。

   可惜,这一切和林愁并没有关系,这片海洋在他的身边仿佛不再流淌。

   牛澜绮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,

   “果然无法影响到规则么,那么…对不起了,小子。”

   “归墟之力,斩!”

   “哗。”

   茫茫一片蔚蓝的海洋由头顶飘零,化作无形之刃,重重斩在林愁与方便铲前。

   “硌嘣!”

   被系统赋予不可摧毁属性的小馆重重的抖动了两下,方便铲崩飞,撞破屋顶流星般消失不见。

   屋内的光线瞬间消失,仿佛有一个吞噬光线的黑洞正在成形。

   而燕回山上,到处都在疯狂的闪现着本源殉爆的灿烂火光,天地失色。

   “噗。”

   林愁像个破布口袋一样摔到后山。

   牛澜绮由屋中翩然而出,

   “何必呢…”

   林愁目呲尽裂,不甘心怒吼道,

   “铲…”

   此时,视网膜上忽然刷出一片猩红的字体。

   “滴,家园树永恒领域展开,地脉之灵,永恒守护。”

   “汝之血肉,亦为吾生之土。”

   “敌亡方止,此过程将不可逆转。”

   燕回山上空那如同钻石般熠熠生辉的半透明球形光罩嗡鸣起来,向内绽放出千万缕夺目的光彩,犹如一只只穿云利箭。

   这些光束无视任何物质的阻挡,直接照在牛澜绮的身上。

   牛澜绮的动作立刻凝固,整个人如同被水晶化一般变得透明,随即与光线一同消失。

   万籁俱静,众人清醒。

   “卧槽!”

   卫天行爆了粗口,

   “怎么回事,人呢?”

   林愁也懵了,面目狰狞,

   “等等,不可逆转??打一架就能解决的事,你就要弄死她??”

   “愚蠢的低等灵长类生物,经本系统计算,宿主等人在与该女人战斗中胜出的可能性低于千分之零点三。”

   “你t我傻啊,人死了我怎么办,你把人弄哪去了,弄回来!”

   “此过程不可逆转。”

   “噗。”

   林愁再吐一口鲜血,眼睛一翻晕了过去。

   “林子,林子!!”

   “轰!”

   一声爆裂炸响,小馆上空传来牛澜绮的声音,

   “小贼!你对我做了什么!放我下来!”

   卫天行闻声望去,忍不住妈呀一声。

   牛澜绮呈大字型被黏在一道光线凝聚的蛛网上动弹不得,动作格外豪放**。

   一道七彩光线从她的眉心抽离融入蛛网中,与蛛网相连的整座球形光罩都变得更加流光溢彩,其上倒映着家园树的影。

   “它在…抽离我的本源…这不可能…”

   “归墟之力…给我汲取!”

   “轰,咔嚓!”

   如同九级大地震,天崩地陷。

   :,,gegegengxin!!

Previous Page